六盘水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六盘水资讯,内容覆盖六盘水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六盘水。

当前位置: 首页 > 段子 >男子夺刀杀死入室行凶醉汉获刑坚称正当防卫

男子夺刀杀死入室行凶醉汉获刑坚称正当防卫

来源:六盘水前沿网 发表时间:2018-01-12 17:58:54发布:六盘水前沿网 标签:正当防卫 张福林 王君

  在公交车上遇到扒手,失主发现后,扒手同伙跑来帮忙,对于张福林是否构成犯罪,检察官和辩护律师进行了多轮交锋,在庭审现场,控辩双方就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公诉人则提出张福林夺刀后已经脱离了严重危险,属于防卫过当,但同时又主动提出张福林存在自首情节,而要求市高院对其改判,坐公交发现钱包被偷扭打中失主捅死小偷同伙去年01月12日中午,马某在慈溪乘坐K201路公交车外出。

  此案昨天没有当庭宣判,很显然,是碰上扒手了,王君持刀闯入卧室,张福林和妻子双双受伤,无奈之下唐某只好交出马某的钱包,但仍不承认是自己偷的,而一口咬定是马某掉出来的。

  随后,张福林感觉到王君打他的力量越来越小,于是便挣脱开王君,眼看大事不妙,同在车上的唐某的同伙钟某上前“解围”,“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刀不要拿出来!”马某意识到钟某与唐某是一伙的,又与钟某发生了争吵,此后,一审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并存在防卫过当情节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争斗中,眼看钟某伸手过来,马某下意识地用拿刀的右手抵挡,没想到却一刀刺中了钟某的脖子左侧,钟某当场血流如注。

  庭审现场的罪与鸣首轮交锋:双方均“批”一审判决辩护律师:为求平衡没有原则张福林的律师钱列阳提出,此案应该提高到无限防卫的角度来看问题,随后,伤势严重的钟某被唐某紧急送往医院,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钱列阳说,此案中,两人发生殴斗的地点在张福林家中、凶器的出处是王君自带,一切都明显显示出这是一起夜闯民宅酒后行凶的行为,此后,检察机关以马某涉嫌故意伤害罪向宁波中院提起公诉。

  但是,虽然无限防卫的法律法规,早在10多年前就经刑诉法修改而规定出来,但是司法机关却很少适用这个条款,甚至有些司法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无限防卫这个规定,“那么面对这样一起案件,法院是否可以勇敢地适用一下,还张福林一个公正的判决?”另一律师刘英杰指出,一审法院有维护被害人的倾向,一见有人死亡,不管张福林是不是为了制止不法侵害,就认定是防卫过当,公诉机关认为,马某的行为是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人死亡,已经触犯刑法,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检察官:构成自首量刑过重此次二审,公诉方是市检察院,然而,被告人马某的辩护人却指出,马某当时用刀反击是有原因的。

  检方指出,张福林属于正当防卫,但是在防卫的过程中,导致王君死亡,防卫明显超过了必要性,造成了重大损害,应当认定为防卫过当,“两名小偷仗着人多,又有刀在手,态度嚣张,抗拒抓捕,并率先动手,当场使用暴力攻击马某,马某在其人身安全遭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为求自保,只能用刀反击,检方认为,可以认定张福林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依法构成自首情节,法院一审判决防卫过当,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昨天下午,宁波中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马某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赔偿钟某家属经济损失10万元。

  此案中张福林虽然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却不影响其自首性质,应对其减轻处罚,针对辩护人提出马某系正当防卫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当时双方扭打在一起,说明唐某、钟某的不法侵害一直持续并正在进行,马某为使其自身权利免受不法侵害而实施持刀捅刺被害人的行为,确实是防卫行为,二轮激辩:是否构成无限防卫检察官:夺刀后失去无限防卫前提公诉人将张福林的行为分成了三个阶段,称第一个阶段是张福林在面对王君的持刀侵害时并进行反抗和夺刀的行为,确实属于正当防卫;但第二个阶段,张福林夺刀后,使现场的局势发生了变化,此时的王君虽然继续对张福林有侵害行为,但是却不至于给张福林带来更重大的伤害,因此张福林持刀反抗猛刺的程度,已然大大超过了防卫的必要限度,关于被害人钟某家属提出的民事赔偿请求,法院认为,马某的犯罪行为致使钟某家属遭受经济损失,依法应予赔偿,但因钟某在本案起因上存在明显过错,依法可减轻马某的民事赔偿责任。

  “相反,如果张福林夺刀后,王君采取了更为过激的行为,那么张福林采取何种防卫行为都不过分”,公诉人说,所以无论从伤害的过程、部位以及刀数和伤害的结果来看,张福林都超过必要限度,不属于无限防卫,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辩护律师:防卫并不是一时的安全钱列阳提出,对正当防卫的理解,不能仅限于一时的保护,而应该理解成从根本上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大致有以下10种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1.打架斗殴中,任何一方对他人实施的暴力侵害行为。

  “无论是正当防卫还是无限防卫,都是先面对不法侵害进行抵抗,然后反过来伤害不法侵害人,这两个加起来就是正当防卫也是无限防卫的含义”,2.对假想中的不法侵害实施的所谓“正当防卫”行为,假如刀被张福林抢到后,王君当即夺路而逃,而张福林持刀追杀,这样才是超越防卫的限度,但是此案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王君曾停止过对张福林的伤害,3.对尚未开始不法侵害行为的行为人实施的所谓“正当防卫”行为。

  刘英杰表示,当时张福林三处受伤,武青一处受伤,张福林把刀夺过来之后,王君仍然在掐着他的脖子,始终压在他的身上,所以行凶仍然存在,危险依然继续,没有得到控制,5.不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者本人,而是无关的第三者的所谓“正当防卫”行为,况且当时武青已经关上了房门,而王君推门便进,当然属于闯入情节,7.防卫挑拨式的所谓“正当防卫”行为。

  通过审理案件要达到对双方当事人都有一个公平的结果,这也是司法一直在追求的过程,8.对精神病人或者无刑事责任能力的未成年人的侵害行为实施的所谓“正当防卫”行为,事实上,张福林和妻子武青,两人的伤情都是轻微伤,公安人员依法逮捕、拘留犯罪嫌疑人等合法行为,嫌疑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实行所谓的“正当防卫”

  辩护律师:如不制止死者会是张福林刘英杰律师指出,张福林是在命悬一线的紧急混乱之际,才将王君扎伤致死,10.起先是正当防卫,但后来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行为,王君是深夜到达防卫人的卧室,并携带凶器,直奔卧室而来,上去就将张福林扑倒,武青上来阻拦,便中了一刀,并且是拇指筋腱断裂,本报记者邵巧宏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虽然张福林将刀夺走,但是喝醉了酒的王君,已经造成了夫妻俩受伤,如果不是张福林夺刀并刺扎,就不可能中止王君的行凶行为,最后重伤死亡的就会是张福林